“走,到山溝‘滑野雪’去!”
  進入冬季,幾場降雪後,“滑野雪”悄然成為一項時尚活動。《法制日報》記者在新疆烏魯木齊市新絲路熱線戶外論壇看到,不少戶外團隊在組織出行時,將“滑野雪”列為一個項目。甚至一些滑雪愛好者將“滑野雪”作為挑戰自我的方式,稱之為“自由不羈的雪地之舞”。
  所謂“滑野雪”,即在非專業雪場、利用自帶滑雪用具滑雪嬉戲。然而,有些自然形成的雪場並不適合滑雪,由於缺乏防護措施及人員保護,“滑野雪”的安全風險不可小覷。
  □本報記者潘從武
  本報通訊員喬選路
  危險就在身邊
  近日,記者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水磨溝區石人溝看到,路邊多處雪坡上都有人在“滑野雪”。在一處較為開闊的路邊,停放著30多輛私家車,旁邊的雪坡上不少人正滑得不亦樂乎。在路邊還停著一輛麵包車,車體外側掛著塑料滑雪板、雪圈兜售。
  這處雪坡很陡,有50多米高,雪坡上有十幾條“滑野雪”形成的“雪道”。記者註意到,在坡底有一條夏季引水的溝渠,如果滑雪過程中速度過快不能及時剎住,極有可能掉到溝里。
  帶5歲兒子來滑雪的王先生說,孩子太小,根本不會滑雪,沒有必要去專業雪場,在這裡玩得自在,還不用花一分錢。至於安全問題,他說:“孩子小,摔幾個跟頭不會有事,再說我在坡下擋著他呢。”
  就在記者採訪時,一名中學生模樣的女孩從雪坡上滑了下來,只見她尖叫著越滑越快,瞬間已經滑到了坡底,站在坡底的一名男子伸手去抓女孩,但慣性太大沒抓住,女孩撞到了渠邊,又翻滾到了溝渠里。
  同行者連忙跳到溝渠查看,只見女孩痛苦地蜷縮在溝渠內呻吟,嘔吐不止,眼鏡也撞碎了。同行者將女孩扶起來,送往醫院。看到這一幕,幾名大人趕緊制止孩子繼續“滑野雪”。然而,在另一處雪坡,同樣是熱火朝天的“滑野雪”場景,有人坐在簡易的塑料滑雪板或雪圈上滑,還有人用硬紙板當滑雪工具,滑雪者絲毫沒意識到危險就在身邊。
  不少人“滑野雪”
  價格因素成了一些人選擇“滑野雪”的原因之一。記者從烏魯木齊南山幾家滑雪場瞭解到,因雪場規模、服務參差不齊,滑雪價格從100元到300元不等。
  常帶孩子來“滑野雪”的劉女士說:“帶小孩去正規雪場消費跟大人花的錢一樣,非常貴。買個十幾塊錢的滑雪板‘滑野雪’一樣玩。”對於“滑野雪”有可能引發的安全問題,劉女士坦言自己並沒有考慮那麼多。
  相對於普通的滑雪嬉戲,還有一些滑雪發燒友購買了專業的雪板和滑雪服,專門去陡峭的雪坡“滑野雪”,體驗酣暢淋漓的感覺。這種“滑野雪”的過程一旦發生危險,極有可能危及生命。
  除了上述原因,一些滑雪者還因為滑雪場等待時間較長而選擇“野滑”。根據統計數據顯示,2012年烏魯木齊市冰雪旅游接待人數達到271.3萬人次,是10年前的18.5倍。以2012年春節黃金周各滑雪場的接待數據來看,平均每天都有10000餘人去滑雪場游玩,其中,直接參与滑雪運動的超過5000人。
  滑雪愛好者老李說,每次在周末或黃金周去滑雪場,都需要排隊等待,“不過癮”,而“野滑”基本不需要等待。
  記者瞭解到,由於“滑野雪”是一種新興、自發的活動,目前新疆旅游部門、戶外管理部門並無相關規範條款。
  做好安全防護
  記者看到,在戶外壇論組織的“滑野雪”活動中,不少組織者都有“如在活動中發生人身損害後果,賠償責任領隊不承擔,由受損害人依據法律規定和本領隊聲明依法解決,凡報名者均視為接受本領隊聲明”這樣的免責聲明。此外,一些戶外組織提醒參與者購買意外傷害保險,以應對不測風險。
  與“滑野雪”相比,正規滑雪場安全措施就非常到位。位於烏市南山的白雲滑雪場在周末時常常有上千人滑雪,該雪場接待經理李琳告訴記者,正規的滑雪場有非常嚴格的安全措施,通常滑雪場10時30分營業,工作人員會提前半個小時檢查拖牽、纜車等設施及雪質。在孩子們喜歡玩的雪圈滑道留有足夠的緩衝距離,有專門的工作人員控制人員流量,防止發生碰撞。
  針對“滑野雪”熱,李琳說,山坡雪層不像專業雪場的雪經過機器壓實處理,雪層薄且鬆動,具有一定的危險性。她建議,為了自身和家人的安全,應該選擇到正規滑雪場滑雪。
  新疆小羊軍團戶外探險旅行網站總監、新疆山友救援隊總隊長楊軍告訴記者,新疆是“滑野雪”的天堂,出城50公里,到天山隨處可以滑雪,而且處於逆溫層,白天很溫暖,空氣質量極好。但是“滑野雪”有一定的風險,經常聽說有人受傷什麼的。他建議,參與者一定要買保險;此外,儘量買戶外店的專業滑雪板,不要自己拿塑料布或紙板當滑雪工具;保護好頭部非常重要,一定要戴帽子;在團隊活動中,應該設立安全員,有序活動;組織者還要攜帶必要的藥品、繩索、繃帶、雲南白藥等,領隊和隊員要掌握基本的急救知識;如果有人因為“滑野雪”受傷,救人是第一位的,產生的法律糾紛以後再慢慢解決。
  遇險責任自擔
  新疆律師關勇告訴記者,戶外免責聲明只有在雙方都有書面簽字的情況下才有效,簽字後的聲明至少可減免組織者和管理者的責任。目前我國對類似這種戶外免責聲明的案件,沒有明確的法律法規可以依照。而在商業保險中,意外傷害險的保障範圍一般不包括滑雪這類高危運動項目。
  新疆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徐淳表示,現在國家已將滑雪列為高危運動,“野滑”危險繫數更高,對滑雪者技術、裝備要求很高。無論是競技賽道還是大眾滑雪場,都有嚴格的安全要求。一般情況下,如果滑雪者在正規滑雪場的雪道內出現意外受傷,除滑雪場有安全救護員等,消費者也有索賠途徑,可以獲得滑雪場經營方以及保險公司的相應賠償。但“野滑”因為在非專業滑雪場地,更多是一些自然形成的雪坡,則沒有人身安全保障和意外傷害保險支持,如果意外受傷,救護治療等費用只能自己“買單”。初學者並不適合“野滑”,“野滑”其實有很大的安全隱患。大部分“滑野雪”的人並不是專業滑雪人士,也大多沒受過什麼訓練,通常都是隨意找一個空曠山坡,使用自己購買的雪板。所以,“野滑”需要做足準備,提高安全意識。對於未受過正規訓練的愛好者,滑雪最好到正規雪場,滑雪發燒友去“野滑”也應該接受專業指導,至少要有專業人士陪伴。如果沒有專業的人士擔當領隊,建議廣大滑雪發燒友不要“滑野雪”,這畢竟是一項危險繫數較高的運動。
  “當戶外愛好者以雪的名義靠近山,以‘野滑’的名義彰顯個性時,更要具備風險意識確保人身安全。”徐淳說。
  新聞鏈接
  2014年1月19日
  在新疆烏魯木齊市水塔山一處山坡因為比較光滑,入冬後每到周末都有不少市民聚集於此滑雪。當天一位母親帶著女兒在從山上滑下時,因速度過快,來不及調整方向,母女倆同時撞向一根電線桿。母親為了保護女兒頭部撞傷當場昏迷。經送醫診斷,確診為網膜下腔出血、右顳葉腦挫傷、多發顱底骨折,並伴有失血性休克,生命垂危。
  2013年12月30日
  瑞士東部格勞賓登州警方30日證實,靠近達沃斯附近山區當天發生一起雪崩,兩名男子被困雪中,其中一人獲救,另一人不幸遇難。瑞士南部瓦萊州警方30日稱,29日下午,一名31歲當地男子在靠近瑞士與意大利邊境的瓦勒費雷地區進行雪地徒步行走運動,後遭遇雪崩。30日,瓦萊州其他地區還發生至少3起雪崩,所幸受困人員均被救援人員及時救出。
  瑞士每年冬季滑雪運動盛行,一些運動愛好者喜歡尋求挑戰,熱衷於到規定線路以外區域滑雪,俗稱“滑野雪”。瑞士滑雪場多在高山地區,規定線路以外區域易發生雪崩。警方再次提醒冬季運動愛好者,應嚴格遵守滑雪場規定,避免進入規定線路以外區域。
  2013年12月29日
  車王舒馬赫在法國梅里貝爾雪場滑雪時,頭部撞上一塊岩石,頭盔被撞成兩半,目前舒馬赫仍處於昏迷狀態。據調查這起事故的一名檢察長說:“沒有任何跡象顯示,他在幫助別人。因此我傾向於他有意滑出雪道的說法。”
  這位檢察官表示,我們觀看了錄像。錄像質量很好,值得信賴。從錄像來看,舒馬赫開始按照雪道滑下坡,而後滑出雪道,失去平衡後頭向前跌倒,從而撞到雪道外9米處的一塊石頭。據報道,發生這起事件的法國梅里貝爾雪場完全符合安全要求。
  2012年3月3日
  一群滑雪愛好者在黑龍江省五常市大禿頂子山滑雪時遭遇雪崩,1人失蹤。據瞭解,這群滑雪者約20人左右,大多來自雪峰滑雪俱樂部,而此次雪崩的出事地點並非運營雪道,也就是滑雪愛好者常說的“滑野雪”。參與本次滑雪的發燒友在事後說了這樣一段話:“這次登山滑雪給我們造成很深的觸動。回想起來,對山峰的輕視;對信息的無知;無視之前的天氣狀況;晚出發晚滑行;同時滑行的人員過多;滑行線路的選擇;各種必需裝備的缺失;現場溝通的混亂等等不應該出現的一個又一個問題,最終造成了誰都不想看到的苦果。”
  (原標題:滑野雪:安全沒保障保險不支持)
創作者介紹

rnqaefejbibp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