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朱德致程潛、陳明仁及起義將士的賀電(1949年8月16日)。程潛呼籲和平通電及告湖南民眾書(1949年8月1日、4日)。湖南臨時省膠原蛋白政府結束公告(1950年4月1日)。湖南省人民政府當日正式成立。記者 朱華
  65年前的昨日,即1948年8月4日,長沙傳出一個震驚中外的消息,國民黨長沙綏靖公署主任兼湖南省主席程潛、國民黨第一兵團司令陳明仁,率領所部宣告起義隨身碟。這是長沙3000年曆史中最具有戲劇性變化的一幕,避免了長沙因戰爭帶來的生靈塗炭,保護了古城,成就了長沙乃至湖南的和平解放,加快了西南地區及中國大陸的解放進程。
  連日來,記者聯繫了多位文史、檔案專家和見證者燒烤,走訪了湖南省檔案館、望城區橋驛站等地。在這些地方,記者見到了一大批帶著深深歷史烙印的珍貴檔案,它們依然靜靜地述說著當年的驚心動魄。
  【檔案群像】
  在湖南省檔案館內,關於湖南和平解放有一組珍貴的檔案,也是該館SD記憶卡館藏的鎮館之寶。
  這組當年的見證物,包括了1949年7月14日的會議記錄(其中有和平解放湖南的內容)以及省委委員、湖南人民軍政委員會名單;程潛呼籲和平通電及告湖南民眾書(1949年8月4日);毛澤東主席、朱德總司令致程潛、程明仁及起義將士的賀電(1949年8月16日,省府抄譯件);湖南臨時省政府、湖南省人民政府關於改名、和平解放經過、人民政府成立等佈告;中國國民黨人民解放軍第一買屋兵團司令部民國三十八年幹部現職錄;民國末年湖南省政府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初期湖南臨時省政府共同使用過的銅質印信、湖南省人民政府成立後使用的木質印信等。
  湖南省檔案局(館)編研展覽部副主任莊勁旅說:“這些檔案充分反映了湖南新舊政權和平交接的歷史過程,十分珍貴。”
  【檔案1】備忘錄唱響和平解放主旋律
  “潛自參加同盟會迄國民黨……堅決反對蔣系獨裁整治,去年返湘以後,更站在人民利益立場,堅決反對戰爭,立主和平。”1949年6月30日,王首道、蕭勁光致中央軍委電,後附轉呈的程潛備忘錄。湖南省檔案館內現存了此文件的複製件。
  【檔案解密】
  “這是一封相當重要的‘告白書’,也正式啟動了和平解放的各項工作。”文史專家陳先樞點評這封備忘錄說。
  程潛是醴陵人,早年留學日本時參加同盟會,是國民黨的元老之一。1948年7月回湖南任長沙綏靖公署主任兼湖南省政府主席。
  上任後,他發出限租護佃佈告,打擊大貪污犯,一系列言論和行為讓時任中共湖南省工委負責人感到,“他還是有可能走和平道路的。”遂決定成立以共產黨員餘志宏為組長的軍事策反小組,實現湖南的和平解放。
  餘志宏以省府顧問方叔章為突破口,接觸到了程潛關係圈,又請來與地下黨有密切聯繫的程潛族弟程星齡做程潛的工作。在一系列“攻心術”下,程潛傾向於和平解放。
  1949年5月,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強渡長江,白崇禧集團南逃,企圖將湖南作為同解放軍較量的戰場。堅決抵制的程潛為此在6月中旬,向中共湖南省工委遞交了致中共中央和毛澤東關於和平起義的《備忘錄》,並得到了毛澤東的回覆和認可。
  【檔案2】程潛呼籲和平通電及告湖南民眾書
  這是一張長為25釐米、寬17.5釐米的黃色紙張,上面的字跡依然清晰可辨:程主任呼籲和平通電。這是1949年7月31日程潛簽發的呼籲和平通電,文件發出時間為1949年8月1日。
  還有一張發黃紙張,上面清晰寫著《告湖南民眾書》,落款為程潛,並加蓋了紅色印信,洋洋千字文,講的正是向全省民眾和國民黨官兵宣佈,湖南已經脫離廣州國民黨政府,獲得和平解放,號召各階層人士一致聯合起來,驅逐白崇禧集團,成立人民的民主政府。
  程潛在《告湖南民眾書》中說:“我是一個國民黨的老黨員,追隨孫中山先生最早且久,做過他的講武學校校長,做過他的軍政部長。他的革命事業,我是親見的!他的革命理論,我是親聞的……”程潛這一革命行動,受到全國人民贊揚。毛澤東主席、朱德總司令向程潛、陳明仁及全體起義將士發出賀電:“諸公率三湘健兒,脫離反動陣營,參加人民革命,義聲昭著,全國歡迎,南望湘雲,謹致祝賀。”
  【檔案解密】
  “兩件檔案反映了程潛追求和平的赤子之心。”莊勁旅表示,通電發出後,在國民黨高級軍官中產生了極大反響,通電也是研究程潛生平及其和平思想形成過程極為重要的實物史料。而《告湖南民眾書》更是一封具有歷史意義、鼓舞人心的佈告。
  1948年12月,程潛就已經向程星齡表示走和平道路的意向,但他為缺少一個掌握軍權的實力人物能同自己合作而憂慮。與程潛有同鄉、師生關係的陳明仁由此進入湖南省工委的視野,並爭取到了陳明仁的支持。
  隨著全國形勢的發展和湖南策反工作的深入,白崇禧開始懷疑程潛,並於1949年5月率軍來湘。而此時,程潛、陳明仁的起義決心已定,兩人分工合作,對付白崇禧。7月21日,程潛避其鋒芒前往邵陽;陳明仁錶面支持白崇禧,代理湖南省主席,麻痹敵人。白崇禧以為湖南已安排妥當,當天下午離開長沙退守衡陽。7月29日,程潛暗地返回長沙。同日,程潛的老部下、陳明仁的老師李明灝秘密到長,向程潛、陳明仁傳達了共產黨不算舊賬、保證職務的承諾,並與程、陳就起義的有關細節進行磋商,於8月3日達成起義的初步協議。
  8月4日,程潛、陳明仁領銜發表了有37位國民黨將領的起義通電,宣佈正式脫離國民黨的廣州政府。
  【檔案3】
  一枚歷經兩屆政府的銅印
  湖南和平解放的檔案中,除了眾多文件、佈告、通電,還有幾個印信引人註目。
  其中一個是銅質印信,印面分別為7.5釐米、7.5釐米,高為11.6釐米。印文為“湖南省政府印”,背款刻該印文以及“印鑄局造”,邊款刻有“中華民國三十四年七月”和“圖字第七千七百八十號”。
  【檔案解密】
  中共湖南省委通過和平方式,有步驟接管改造各級國民黨政權及其企事業單位,新的省人民政府建立起來,廣大人民群眾真正成了新的湖南的主人,為開展經濟社會各項改革與建設奠定了基礎。
  在這個過程中,一枚印文為“湖南省政府印”的銅質印信從民國末年湖南省政府,一直用到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初期湖南臨時省政府,具有非凡的特殊意義。
  檔案館內存有湖南臨時省政府、湖南省人民政府關於改名、和平解放經過、人民政府成立等佈告,仔細翻閱這些檔案,你會發現它們的印章各有不同。
  1949年8月,陳明仁以湖南臨時省政府主席名義發表的《湖南臨時省政府佈告》中,落款印信即為“湖南省政府印”。一直到1950年4月1日,陳明仁、袁任遠臨時發佈湖南臨時省政府結束公告,最後一次使用該印。也就是說,此印信在和平解放之後,使用了8個月後才結束使命。
  也是在1950年4月1日,湖南省人民政府發佈成立公告,落款為湖南省人民政府主席王首道,正式啟用新印信。
  在省檔案館內,還有份中國國民黨人民解放軍第一兵團司令部民國三十八年幹部現職錄,軍隊名稱中既有“國民黨”又有“人民解放軍”,從中可看出政權的和平過渡。
  湖南省人民政府成立後使用的幾個木質印信,也可以在湖南省檔案館內一覽芳顏。
  “湖南的和平解放不僅僅使古城長沙乃至湖南減少了戰爭的破壞和人民生命財產損失,對全省社會安定和經濟復興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更助推了大西南、大西北的解放。回顧往昔,我們更應該珍惜來之不易的和平。”陳先樞說。
  黑麋峰山下有個秘密電臺
  記者 朱華
  1949年夏天的長沙動蕩不安。白色恐怖中,是誰幫助程潛、陳明仁聯絡毛澤東主席?是誰向黨中央傳遞著長沙城內變化的信息?
  時隔60多年,這個秘密早已揭曉。1949年,中共地下黨多個秘密電臺潛入長沙,策動程潛起義,其中一個電臺就設在今天的望城區橋驛鎮洪家村。
  近日,記者重訪當年電臺舊址時,79歲的朱國新老人向記者談起了兒時的記憶。
  秘密電臺隱藏在大戶人家
  在舊址保護者張澤輝帶領下,記者穿過幾戶農家,來到最裡面幾間破舊房前,房子已經破舊,屋裡屋外堆滿了農具和柴禾,“這房子在當年可氣派了,是個大四合院。”
  這四合院的主人是周啟鐸(原名周商農),原來是國民黨的師長,因為反對內戰,抗日戰爭結束後解甲歸田,在家後山開了個農場。
  “現在留下的房子只有當年的八分之一!周商農人稱‘周三豹子’,一般不讓人隨便進入他家範圍。”而朱國新老人是個例外,因為與周商農的兒子同年,加上幫家裡送豆腐過來,他在周家可以來去自由。
  設秘密電臺時,朱國新14歲,正是上躥下跳的時候,把周家前後周圍都玩了個遍。他帶著記者來到房屋一側,指著幾個垮塌掉的小山洞告訴記者,那裡曾經就是發電報的地方。
  “南昌太太”原來是男發報員
  “周商農原本有兩個老婆,後來又突然多了個三姨太,我們喊她‘南昌太太’。‘她’住在第二間正房,個子高高瘦瘦的,長頭髮,平常也不大出門。”朱國新爆出個猛料,“一直到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南昌太太’是男的,估計就是當年秘密電臺的發報員!”
  “周家有個長工,對周家忠心耿耿,每次發報時間、地點只有他跟發報員知道。”周家長工叫王炳貴,老人家在世時說,發報是在周家的柴屋和防空洞。白天將電臺到處藏,穀倉里、檀樹枝條中;晚上發報時,長工就搬著電臺進防空洞,發完又藏起來。
  幾經選址落腳望城
  這個秘密電臺是怎麼發現的?為什麼選在了周家?這還要從望城區史志檔案局保存的一張老照片說起。
  “拍攝者周永常告訴我們,照片就是湖南和平解放後,電臺任務結束了,大家分手時照了一張相作紀念,合影的人是秘密電臺的參與者。”周永常自己也是秘密電臺的通訊員。
  1948年周永常在長沙市四方塘青年國際電影院擔任放映員。在1949年5月,黨中央派周竹安等由上海飛抵長沙,建立了地下電臺。電臺先後設在長沙城區的營盤街、瀏正街、潘家坪等處,因不斷遭到敵特偵測,遂將電臺轉移至周商農家。
  “有兩把一樣的傘,情報就放在傘蒂里。”周永常專門負責給雙方送密電,送電報是用換傘的方式進行的。有一次,周永常送密電去長沙。走到先鋒廳時,突然看見前面有國民黨憲兵檢查,他趕緊走進一家小理髮店理髮,躲過了檢查。
  電報起到了決定性作用
  1949年6月底的一天夜晚,黃雍告訴程潛,中共中央已經派周竹安到了長沙,建立了一個秘密電臺。當晚,程潛便擬了一份電報,通過秘密電臺,直接與中共中央取得了聯繫。7月4日凌晨,隱蔽在周商農家的發報員李勇收到了毛澤東給程潛的回電。電文稱:“先生決心採取反蔣反桂及和平解決湖南問題之方針,極為佩慰。所提軍事小組聯合機構及保存貴部予以整編教育等項意均屬可行。”這份電報,對程潛、陳明仁決心和平起義起到了決定性作用。
  8月4日,程潛、陳明仁領銜發出起義通電。當天下午,周永常在周商農家前給秘密電臺工作人員拍下了一張珍貴的合影。
  記者手記
  塵封檔案刻印歷史足跡
  幾天的走訪,觸摸著這些具有歷史痕跡的檔案、文物,俯瞰歷史的江河,心潮澎湃。
  長沙之所以能夠和平解放,之所以能夠免於戰爭帶來的生靈塗炭,正是因為65年前有這麼一群心懷仁義、有著家國情懷的湖湘義士,抱著拳拳赤子之心,在白色恐怖中冒著生命危險追求和平。
  歷史的車輪正在21世紀的跑道上奔馳,當年的老照片、老文件如今都已經發黃變舊,而長沙這片沃土卻正以日新月異的速度書寫著一個又一個神話。
  回望風雲畫捲,我們自豪!歷史昭示我們,湖南人敢為人先的奮勇拼搏精神和那留在紅色歷程中的足跡,是我們取之不竭的精神營養和力量源泉。  (原標題:鎮館之寶講述風雲際會)
創作者介紹

rnqaefejbibp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